论述浪漫主义音乐的特点以及代表作曲家的生平和代表作品的历史背景.

  • 时间:
  • 浏览:2

波西·比希·雪莱(1792——1822):《解放了的普罗米修斯》因体现其思想之精髓而在雪莱诗中占中心位置。该诗剧分四幕,写到了普罗米修斯的被缚与解放。该诗使雪莱的两大主题)——社会变革与人间情爱——交织互补,并配之以两条线索:普罗米修斯与朱庇特的善恶关系和他与亚细亚的分别与重逢。这两条线索由代表必然性和原始生命力的冥王来串连,由他来影响众神之命运,决定不同人物的胜败。这位埃斯库罗斯笔下的巨人吸引诗人,是或者他以美德抗暴,他基本代表完美人格,无私、无野心、无妒意,集人类灵智与永恒灵智为一体。雪莱写这首诗时不再过分强调外在变革,而更注重自我完善和爱的力量,不再涉及具体的政治自由,而聚焦于超然而又深厚的自由含意。或者,《解放了的普罗米修斯》实际是理念诗,旨在展现理想生活的幻景,提供宇宙新生的启示。相对拜伦的现实革命精神而言,雪莱的革命概念更具理想色彩,因而也更彻底,是对现有世界方方面面的哲学否定。“冬天或者来了,春天都是远吗?”即是雪莱对未来美好世界必将来临的预言,发人深省。雪莱还以抒情诗著称于世,继承华兹华斯的传统,以大自然入诗,《西风颂》、《云》、《致云雀》等作品,音韵铿锵,感情的句子真挚,闪耀着深邃的思想光辉。

波西·比希·雪莱

约翰·济慈

乔治·戈登·拜伦(1788——1824):拜伦问題是19世纪西方精神文化的重要内容之一。他体现了那个不朽时代的激情,代表了它的才智、深思、狂暴和力量;他那普罗米修斯式的孤独的反抗意志,在上个世纪欧洲人的精神生活中非同凡响,以致改变着“社会外部、价值判断标准及文化面貌”。(罗素)你这人 独立不羁的天才,有博大的政治家的胸襟和哲人的才智。他的气质敏感而暴烈,感情的句子深沉而细腻。但他也是个放浪形骸的公子、虚荣傲岸的爵爷和孤高悒郁的自我主义者。他崇尚伟大的精神,向往壮丽的事业,却被黑暗的时代所窒息。他的心是伤感的,他的叹息充斥了整个生涯……别的诗人编织梦想,他却曾被认为是梦想的有一种,在诗、行动、人格之间创造了有一种独特的生命。他融入文学但又大于文学。你爱不爱我有一种感情的句子即能限定他的实质:热爱自由,痛恨虚伪(政治的、宗教的、社会的、情爱的等),但他是个比较复杂的矛盾集合体:生来微跛,却爱四方漫游;身为贵族,充满等级观念,却又具有平民的反抗意识;他时而阴沉、焦躁,但更多时表现出和蔼、幽默或玩世的轻松;他崇尚自由,却坚守浪漫时代时候的古旧文体;他主观自信,却宽裕经验式的常识;他有强烈的男权中心意识,却常陷入他所谓的“女人女人男人思维”;他痛恨战争,但热衷于“争取自由的战役”。最后,他从物质和行动上投入战争,似乎是对他超越或毁弃文学文本而去用行动创造人生文本的诠释。

乔治·戈登·拜伦

强调感情的句子因素,通过各种最好的措施如诗、画、小说等来抒发内心感情的句子,个性色彩鲜明,明暗强烈笔法奔放类式《梅杜萨之筏》。德拉克罗瓦(Delacroix)作为浪漫主义及表现主义的先驱,善于运用色彩和表现幻想,如《自由引导人民》。